最新消息
徵文優選-榮伯
2014-01-23

 

作者:鄒尚勳
榮伯,一個笑容和藹的伯伯,每每見到他,他總是那樣的噓寒問暖,命運造化,在今年2013年八月診斷出了肺癌,但是他就是他,他說早年的生活困苦難不倒他、當然生病也擊不倒他。
 
跟榮伯的認識,其實起源於一個同樣讓人意外而不願意發生的過程,去年2012年年底我的奶奶因為連日來的食慾不振與消化道出血,而進了台北榮總急診,之後轉入內科病房住院檢查,不斷的低燒與發炎指數的攀升,細菌培養一直找不出原因,近一個月多月的折騰,終於找出來但卻也令人感到惶恐的病因-感染性心內膜炎,已經老齡86歲的老奶奶,必須要立即接受瓣膜的置換手術並清除心臟內的細菌,當時為了要尋求其他心臟科大夫的第二意見,2月初至病例室調集病例檢查報告居然累積了300多頁,連月下來老人家受的苦難可想而知,對於深愛奶奶的我,頁頁的報告就像是刀尖一般刻蝕著我,連月下來的住院,其實陪伴奶奶最多的除了自己的家人以外就是醫護人員了,每每醫師要查房、給藥與點滴,護理師在這個時候就如同家人一般,一同與我們抵禦病魔,病徵紀錄與飲食狀況等,總是仔細地記錄在每日的報告,深怕一個疏漏,讓病患錯失重要的生機。
一個年齡相仿的護理師-霏霏就是這樣的一個白衣天使,每每輪到她的值班,我與家人們都會特別的放心,阿嬤,你今天看起來好漂亮 阿嬤,吃完飯我來帶你去散步,這樣的話語總是逗得奶奶像小朋友一般的答話、開心的笑著、回覆著,這個瞬間,好像與病魔間多了一個屏障,可以得到稍事的喘息。
 
手術過程相當成功,住了三個月的榮總,奶奶終於出院了,日後我也與霏霏時常的聯繫,分享著生活中的一切。
 
一日接到霏霏的來電,她說她要到台大醫院看一個親人,因為當時我還在台大醫學院攻讀博士,所以立即答應陪她去看她的親人,臺大醫院東側14樓胸腔科病房,我永遠記得那一幕,榮伯穿著著病服,卻搭配了一個精神的頭髮,雖然氣色很不好,但是見面的熱情,展現無遺,一見面開心的說到: 小雅,妳到台北後,好多年沒看到妳了,小時候好可愛,現在好漂亮。話語中只有提到霏霏家中的父母是否健康,台北工作的近況,對於自己的病況卻只有很輕描淡寫說到,醫生說下周開完刀,兩天後就可以下床了。榮伯雖然身患肺癌,但他所關心的卻不是自己,這點讓我凝思許久。離開病房,榮伯伸出他那長滿厚繭的雙手,緊緊地將我雙手握著與我再見,那雙大手,在冰冷醫院顯得格外的溫暖,為了讓他更放心,我留下了電話與榮伯說到: 我就在隔壁醫學院,需要甚麼或是任何事情,一個電話給我。榮伯謹慎地記下了電話,我們相互反覆地在確認一次。相互關心,是在自己或是家人面對疾病威脅的時候比任何藥物來的更重要,這是霏霏給我體認,當下我希望也能傳遞給榮伯。
 
 
幾天後,榮伯開完刀,我們又再去醫院看他,他拄著引流管在醫院的走廊來回晃悠著,我們說到: 榮伯怎麼不好好休息,還跑出來走。榮伯說: 躺在床上,好難受,出來走走好得快;趟在床上,每天看天花板,成天想著自己是病人,病又要怎麼會好。當下的我深深地被觸及到了,我每天投入癌症的基礎研究,實驗的失敗時常讓我懊惱。定心思考了一下,生活中,我們積極面對的事多,還是重複抱怨的事多?榮伯在台大醫院開刀,前後住了兩個多禮拜,幾次我去看他,倒不如說,請他教我該如何面對人生。一次的談話中,我才知道原來霏霏的小名叫做小雅,所以榮伯這樣叫著,他說當年生活辛苦,他與霏霏的爸爸是鄰居,大家總是相互支持幫襯著,後來霏霏的父親從事警職,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搬離了原來的地方,之後老鄰居也就逢年過節的時候相互的走走,榮伯是在台中自強市場的攤商,賣的是自家自製的肉脯,他一直唸叨,我回台中後,要我們一起去台中走走,一定要我們吃吃他的肉脯、肉紙。上個月霏霏與他父親一同去看了榮伯,榮伯恢復得相當快,還開始每日的爬山,他還特意要霏霏捎來他新製肉脯要我們大家一同嚐嚐。電話打給了榮伯,感謝他的大禮,因為這份禮物來的不易,代表榮伯重新站回他熱愛的工作崗位,電話那頭爽朗的聲音,真是替榮伯開心。
 
這樣經歷,我深刻體會,面對生命的所有課題,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,心態的不一樣,詮釋生命的角度與高度會更不同。
 

Copyright 2013© 財團法人大地之愛癌症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 .
台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7號|Website Design & Hosted By Lyons Digital Technology.